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故事

凤行末世 第233章 姚大纨绔的悲催

2019年10月10日 栏目:故事

凤行末世 第233章 姚大纨绔的悲催“放了莫月?你确定莫啸远真的是这么跟你说的?他难道没有告诉过你的不要轻易和本郡主谈条件,否则下场会

凤行末世 第233章 姚大纨绔的悲催

“放了莫月?你确定莫啸远真的是这么跟你说的?他难道没有告诉过你的不要轻易和本郡主谈条件,否则下场会很惨!”莫颜声音里带了些冷意,她和莫月的账还没算呢!不要以为这些日子她没有出手就是忘了差点被莫月害死的事儿了,她从来都很记仇。

叶侧妃有些心虚,皇帝当然不可能让她这么说,哪怕落在莫颜手里的是他的亲生女儿!莫啸远这个人心狠手辣,她比谁都更清楚。

“你……你想对月儿怎么样,她毕竟是你的亲姐姐,当年在王爷身边也是待了这日子的,王爷对月儿可是宠爱不已。”没有办法只能搬出平遥王。

亲姐姐?这个时候知道来攀关系了,有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亲姐姐吗?别说莫月是皇帝的种,就算真的是自己那位父王在外面拈花惹草留下的女儿,敢这么算计她也得付出代价!

冷笑道:“本郡主可当不起这个亲妹妹,免得哪天小命丢了都不知道。”

叶侧妃还想再说什么,但是莫颜没有给她这个机会,不容拒绝道:“来人,送叶侧妃回去!告诉莫啸远,他的要求本郡主答应了,不过也别忘了本郡主的条件!”

冷眼看着叶侧妃有些不甘却依旧被林河‘请’出去了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帝风行悄然出现在身后,也有些不悦叶侧妃打扰了他和莫颜相聚。冷声道:“敢伤你性命,她们都该死!”

当初得知莫颜的遭遇,帝风行的怒火可想而知,差一点,他就见不到她了!

莫颜无奈,经过这么久她的心境反而平静下来,早就没有了当初的愤怒。但是这不代表她就忘了莫月在背后给自己狠狠一枪的事情,敌人给我一刀,势必十倍还之,她莫颜从来都不是什么大度之人。反而还很记仇。

“好了,放心吧,我什么时候让自己吃亏过?”莫颜笑道。

帝风行看她笑得自信的样子,心中微动。这样意气风发的她永远那么迷人,让人忍不住想要离得更近。

修罗王殿下向来不会掩饰自己的情感,他心里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
好一会儿,从帝风行有力的怀抱里挣脱出来。莫颜嘴唇微肿有些羞恼地看着他,这人。

不过某人丝毫不觉有什么不妥,他亲自己爱的人有什么不对?

“王兄回齐王府了?”莫颜问道。

帝风行点点头,算是回答了她的话。

“也好,无论是王兄还是我,都不可能躲着。今天那个幕后黑手连身都没现,不知为何,我总有些不好的感觉。”莫颜皱眉道。

莫啸远可不是傻子,那人却能让他心甘情愿地出面,不简单。

“明日风清远就到帝都了。”帝风行突然说了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。

微微一怔莫颜就明白了。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,合着这人是把人当苦力了。

帝风行却是丝毫不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绯腹道:他养着的人,为什么不用?

何况这些弯弯绕绕事情,风清扬那只狐狸可是老祖宗。

离望月帝都不远的一座小城里,风清扬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俊美无匹的脸上微微有些疑惑。

莫颜虽说对某人的样子很无语,但心里还是不由松了口气,有风清远在也好,丞相的名头也不是白叫的。

“对了。近都没见到姚蓦,他去哪儿了?”莫颜问道。

帝风行见她问起别人有些不悦,眼底划过一道不和谐的暗芒,理直气壮地淡淡道:“不知道。”

有些狐疑地看着他。以无线天的情报他会不知道?何况姚蓦本就是三大势力的人,要说风云楼查不到踪迹还说得过去,他修罗王会不知道?

不过想了想也没再逼问他,横竖他再怎么胡闹也不可能让姚蓦有什么危险的。

可她不知道的是,姚大公子现在的日子那叫一个生不如死啊,还不如一刀来个痛快呢!

“啊嗷呜……你……你究竟还要跟着本公子多久!我的霓裳大美人儿。老祖宗!你行行好饶了本公子吧!”那叫声简直惨绝人寰,要多凄惨有多凄惨。

霓裳风情万种地看着一脸生不如死的姚蓦,捂嘴娇笑道:“呵呵,这不是咱们英明神武的凤羽王嘛?啧啧,您这么叫着,别人还以为奴家把你怎么样了呢,奴家好歹也是良家女子,这清誉哪能叫人随随便便毁了去。”

良家女子?姚蓦嘴角微抽,有见过给一句不长眼调戏了她的人下*药,还硬生生将人封了玄力丢进寒池里不让人出来的嘛?

更重要的是,为什么要大半夜地把他从被窝里拖出来看一个男人那啥啊!他也是血气方刚的大好青年好吗?!

姚大纨绔的内心是崩溃的,他怎么就惹上这么个煞星了呢?

别人不知道,他就是因为眼前这个美到让人忍不住犯罪的女人才声名狼藉,在三大势力几乎成了无所事事,地痞纨绔的代名词好吗!

当初怎么就鬼迷了心窍,答应跟她合伙开什么醉春楼?还以为从此便是美人绕膝、美酒盈樽,大把大把的钱财收进口袋里,那样的日子才叫逍遥!可是,结果却是招来这个女煞星,他上辈子造什么孽了?

“妖女!哈哈哈哈,总算让我找到你们了!看你这次还能逃到哪里去?”突然传来一声大喝,声音雄浑有力,吓得酒楼周围的人都忍不住一抖。

“哈哈哈,老兄,要冷静,咱们有话好好说,都是这个女人硬拖着我看的,事情可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,其实我也是受害者来着

。”姚蓦笑得无比动情,看向霓裳的眼底还有些忿忿,真是用全身在演绎他们不是一路的。

“废话少说!你真当老子是傻子?你没参与,骗鬼呢,一看你们俩就是一伙的,一起受死吧!”说罢男子一声大喝,浑厚的力量陡然爆发,直冲冲地向姚蓦二人所在的方向冲过来。

“唉,都跟你说了要冷静了。”姚大公子嘟囔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北京治前列腺增生的费用
大连治阴道炎一般多少钱
牛皮癣到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
南京男科医院那家好
天津精索静脉曲张医院网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