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恐怖广播 百二十五章 镜子的真正面目!

2019年10月12日 栏目:历史

恐怖广播 百二十五章 镜子的真正面目!达拉、达拉、是谁在唱歌噢,原来是姐姐。你带着头颅,坐在小溪边唱歌。滴咚、滴咚

恐怖广播 百二十五章 镜子的真正面目!

达拉、达拉、

是谁在唱歌

噢,原来是姐姐。

你带着头颅,坐在小溪边唱歌。

滴咚、滴咚、

是谁在唱歌

噢,原来是哥哥。

你带着眼珠,坐在破庙里唱歌。

姐姐啊姐姐,你的手不干净,

要用哥哥的眼珠来擦洗。

哥哥啊哥哥,你的手不干净,

要用姐姐的头来擦洗。

平台上风云变幻不断,似乎谁也没有发现,之前公子海拿着蜡烛坐着过来的船,又不见了;

因为空间折叠的原因,所以一旦离开平台以及人头路外的区域,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咫尺天涯,看起来很近的地方,其实很可能很远很远,看起来很远的地方,其实它就在你跟前。

船儿悠悠,桨声幽幽,

划过了黑暗,荡漾着死寂,

诡异惊悚的童谣声,反而更反衬出了一种死一般的凄冷。

相同的是,船上,有一个人,现在很冷。

能够感受到冷这种情绪了,这证明,他其实不应该在这个船上,之前公子海登船,是因为他手中有蜡烛,那根蜡烛,也是根据荔枝传授的方法制作出来的,在这里,有着奇效。

而现在,公子海并不在船上

,蜡烛,也已经熄灭了,所以这艘被公子海改变航道的船,又自然而然地恢复到了它本来的轨迹上去,从这一片黑暗划向另一片黑暗,在深海的这里,它是名副其实的幽灵船。

船上,不应该有活人。

小林感到自己的鼻子,自己的嘴,甚至自己的心脏上,仿佛都已经结了一层冰,整个人,几乎是冻得连灵魂都忍不住在颤栗了。

老方家那一次,是小林输得惨的一次,甚至不惜自损才得以逃脱,直接让他的实力,掉落了好几个档位,以前能够跟苏白胖子他们平起平坐的他,现在面对他们其中任何一个,都是毫无还手之力,这种感觉,是苦涩的,仿佛以前生活优渥的赌徒,一场梭哈之后倾家荡产,再见到以前可以一起吃喝玩乐的狐朋狗友,其中辛酸苦楚,只有真正经历了才能体会到。

如果不是这艘船,可能自己现在已经死了吧,回想起自己要说出苏白是腊尸的时候,苏白几乎发了疯似得要找自己灭口,小林不禁一阵后背发凉,后怕无比,那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,自己已经失去了和那些人讲条件的资格了,因为实力相差,太悬殊。

这是一艘不祥的船,这一点小林很清楚,他上船后,也是用秘法将自己“鬼化”,使得自己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才能安然地坐在这里,跟其他“乘客”一样。

如果小林知道苏白其实是真的苏白,估计肠子都悔青了。

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小林是一名鬼修,跟胖子的名门正道正好是相反的路数,所以才有那个能力在不借助类似于公子海的蜡烛的前提下混入船上。

而现在,他打算下船了。

俗话说,上山容易下山难,小林这次是上船容易下船难,因为他明显地感觉到这艘船上的气氛正在发生着变化,吓得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了,毕竟他现在也不是以前的自己了,难免在一些时候要谨慎一些,也没了以前的那种自信。

首先,是船上的人,仿佛多了一种“色彩”,之前都是灰蒙蒙的,死气沉沉,就像是拿九十年代的黑白电视机看电影一样,显得很是压抑,而现在,多了一些“诡异的鲜活”。

那个日军军装,本来是正襟危坐,结果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将自己的武士刀矗立在了前方,双手搭在自己武士刀上,颐气指使的姿态也显露了出来,仿佛他现在还没有死,而是坐在自己的军帐中,前方是自己麾下的日本士兵。

那个留着辫子的清朝人,此时也变了模样,辫子被盘卷在了头顶上,嘴里竟然还叼着一根烟斗,只是烟斗像是不通气一样,并没有白烟冒出,但是整个人看上去却显得很是享受,似乎还在做着自己的发财大梦。

小林正前方还坐着一个看起来像是劳工一样的男子,小林清楚记得在自己刚上船的时候,对方是缩坐在那里,显得很是谨小慎微,而现在则是大大咧咧地躺在那里,呼呼大睡的样子。

周围的所有乘客,都在不知不觉中换了一种“活法”一样。

正是这一切,让小林一下子不敢轻举妄动,他敏锐地察觉到,这里有什么事情要发生。

果然,就在这时,

一男一女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,

小林不敢大幅度做动作,怕自己的举止跟周围乘客的那种“静态”产生太过明显的异端,但眼角的余光还是用力瞥到了,是那个站在船尾的那一男一女,声音,应该是他们发出的。

该死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艘船,到底意味着什么

当初,小林曾经在这里跟和尚争夺那幅画,他跟和尚其实都领略到了这个深海洞穴里的诡异跟危险,所以后来两个人其实都没打算再来这里,只是小林因为实力受损,所以不得不铤而走险想到这里再碰一把运气,希望能撞个机缘好让自己的实力恢复。

但是机缘没碰到,却先碰到了老冤家,结果自己还不得不离开了人头路,上了这条船。

“这个方法,到底可行不可行”这是女人的声音。

“应该是可以的吧,但是你也应该知道,面对广播,没有任何的事情是可行的,谁也没有的把握。”这是男子的声音。

“镜子都已经做好了,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,结果你居然和我说这个,真的是很让我失望。”这是那个女子的声音。

“这个洞穴得天独厚,应该是某个迷失的海底墓葬,只是因为地壳运动改变了它原有结构,所以到底是谁的墓葬,墓葬到底在哪个位置,已经无从得知了,我们这次其实是一次鹊巢鸠占,不过在现实世界里,广播本来就束手束脚,我觉得这个方法,大概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行得通。”

“算了吧,还是算了,进入那个冰冷冷的镜子里,暗无天日,你尝试过往里面去移栽花草树木,结果都很快枯死,小桥流水的设计,也变成了断壁残垣的鬼屋,那么一个荒凉的地方,我们真的要进去的话,就无法出来了,与其说它是世外桃源,倒不如说是另一个更狭窄的囚笼。”

“我觉得,真正让你不愿意进去的,是其他原因吧。”

“呵呵,一想到会有一个腊尸做成的我代替我走出镜子去外面,我心里的洁癖完全接受不了,总觉得那样子的一个我出现,是对我的一种亵渎和侮辱。”

“腊尸,已经是我现在能做的极限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但我还是不喜欢。”

“那就只能用那个方法了,没别的选择了。”

“”

下面的对话,就显得有些模糊了,但是小林还是努力去听,努力去记,努力去分辨,当他听见了几个关键词之后,脑子里忽然有一道闪电划过,他的嘴唇也开始了轻微的颤抖,实在是那个方法,让他觉得都无比震撼,甚至有些觉得恐怖,这两个人,简直就是一对疯子,不,真正的疯子也没他们那么恐怖

就在小林还沉浸于刚刚对话几句内容的震惊中时,那个撑船的女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船舱里,她瞪着自己青色的眼珠子一个一个乘客地看过去,当她走到小林身前时,停住了。

这时候小林才忽然发觉,船上竟然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,一种头皮都要炸开的感觉袭来,小林知道自己被发现了,当下站起身,准备破釜沉舟拼一把离开,他的手一抹腰间的鬼玉,一道幽光就将其笼罩过来,周围乘客仿佛一下子看不见小林了一样,又恢复了原本的姿态,只剩下那个撑船女童,还在继续寻找着消失的目标。

小林就这么起身,从船中间走向了船尾,他本以为自己可以依葫芦画瓢地离开,但是当他走到船尾时,却愕然发现那一男一女两个虚影,他们的目光,他们的脸,竟然在跟着自己的移动方向在变化。

再联想起他们说的那几句很模糊的话,小林当即吓得魂都快跳了,当下一咬牙,直接跳下了船,而自小林身后,两道可怕阴冷的气息也如影随形,

他们并不打算放过自己

平台上,苏白将手中还剩下的一颗眼珠子放入口袋里,“你不吃的话,我就留给和尚了,反正那和尚也不讲究什么清规戒律。”

说完,苏白走到镜子面前,看着这面镜子,再看看镜子边躺着的徐嘉诚、林舟以及公子海还有废了一条手臂的胖子,忽然觉得这很是讽刺。

苏白伸手拍了拍镜子的上端,笑了笑,

“这镜子,根本就是个半成品,里面的腊尸,也根本没什么力量,而且里面,什么人也没有。”

这里的人,这么多强者,居然为了一个半成品,或者叫废品,全都落得个这样子的狼狈下场,确实是一件很让人唏嘘的事情。

只是,苏白的眉头忽然又皱了起来,

如果说这镜子是半成品,自己的父母也不在这里,那么,那幅画给自己看的画面,又是怎么一回事未完待续。

成都输卵管堵塞专科医院
广州哪医院前列腺炎好
云南治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
上海治疗女性不孕不育的医院哪里好
陕西宫颈炎的医院治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