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新河洛传 形势危机一

2019年10月13日 栏目:历史

新河洛传 形势危机一巨大的魔角龙在楼群之间,昂首狂啸。从一座楼的玻璃窗中正好能看到它瞪圆的怒眼,和那不可一世的神情。仅身高就达十多米,

新河洛传 形势危机一

巨大的魔角龙在楼群之间,昂首狂啸。从一座楼的玻璃窗中正好能看到它瞪圆的怒眼,和那不可一世的神情。仅身高就达十多米,体长二十多米的庞大粗厚身躯,在楼层的印射下显得格外野性。

那穿透式的狂吼,让人不禁神情动容。形势已经上升到了战争级别,不再是个人的英雄主义的舞台。陈一东怒火中烧,黑火焰出数米,熊熊而烧。他跳跃起来,火束像有了灵性,不断发射着火焰枪,射击着楼上和窗户内那黑压压的一片。一时间,火苗四溅,火光熊熊。

金黄热烈的火蛇将建筑diǎn燃,将天空照亮。热浪迫人,浓烟滚滚。

火光刺激了魔角龙,吸引着冲了上来。

"快到车里来,diǎn!”xiǎo恐龙稚嫩声音从下面传来,“大块头追上来了。”

陈一东向下一望,原是板娘和xiǎo恐龙放心不下,回来接应。他脚下一蹬,从建筑物上落下,落到车内。

板娘立刻踩紧油门,车子飞驰而起

"嗷,嗷---"同一时间,身后的魔角龙摇摆巨型身姿,迈开丈远的大步,紧跟而来

“你们怎么回来了?”陈一东説道

“这只霸王龙,叫的那么响。一知道它来了,我们件事就是想到来接应你。够意思吧。”xiǎo恐龙咪咪笑着。

"这条并不是霸王龙"陈一东摇摇头“是龙界根据霸王龙古老基因的改造成品魔角龙。比霸王龙体型更大,更凶猛,更聪明。”

“龙界?”xiǎo恐龙歪抬着脑袋。

见陈一东面色苍白,板娘冷下脸説道“别説话了。xiǎo恐龙,你看好他。”

"遵命"xiǎo恐龙一个敬礼,又转身对陈一东恭维道:"想不到你这么厉害,改天教我打架吧"

陈一东边听边闭上眼睛,靠在车座上

板娘一言不发,油门踩实,将车速提到

魔角龙并不想放弃眼地猎物,莽撞的身躯猛烈撞击着旁边的高楼,高楼上掉落的残渣碎片都会成为它的投掷武器。块块巨石在敞蓬车前后左右落下,掀起滚滚尘烟对这一切,魔角龙还不满意,又瞄向了下一栋建筑。

"大块头真是坏的掉渣。"xiǎo恐龙咬牙道

一块巨石从车后翻了过来,板娘从后视镜中警觉,立刻踩了刹车,借了这个停顿。魔角龙已经追到车前,它俯下头,眼睛凶残的盯着xiǎo车,准备将整辆车吞下

呼吸开始凝固,瞬间,一个蓝色的身影从车的敞蓬穿了出去"黑焰大剑!"黑色焰光延伸数丈,从半空劈下,从魔角龙的头直劈到腰部魔角龙发出哀号,倒了下来,砸倒了旁边一座四层xiǎo楼

陈一东见情况生变,不顾自身危险,强行催动体内鬼人之力。见敌方破败,他双目一黑,从半空栽了下来,不醒人事耳旁是噼噼啪啪的着火的声音。

同一时间,鬼影正用专线和老佛爷通话。

“美国人曾用数百万美圆开发特异功能,希望靠心灵感应截取情报,结果数百万打了水漂。你现在却希望我相信一个八岁xiǎo女孩的心灵能力!”那边,老佛爷的声音显得有些气愤。

“老佛爷,您初见到我时,也曾认为我是神棍!xiǎo艾的能力我相信一百万人里也再难找出一个,她拥有比我更强的天资,她的话我毫不置疑,沙城已经汲汲可危。”鬼影説道。

“该死!”老佛爷在里説道“我宁可不认识你们这些人。那你説怎么办?”

“该动手了!”鬼影説道

老佛爷盯着鬼影的眼睛,沉默了一回,“新的命令,zoo组织带着xiǎo艾迅速从沙城撤离”

“带上xiǎo艾?”鬼影诧异道

“告诉我,我们会重导美国人的覆辙吗?”老佛爷説道

“不会!”鬼影坚定的説道

“那就带她回来!”老佛爷説完,大屏幕随后关闭。他转过身,沉思道"尤里系统可以检测和控制人脑电波但却无法监听到人类的死亡,和种种异世界生命若鬼影的情报真实,xiǎo艾的无疑是一栋超级雷达,将成为国家坚强的后盾"

"蒋秘书"老佛爷喊道,“通知北海舰队,辽宁号有一趟神秘旅程。”

“是!”秘书扶了扶眼镜。

在沙城的一禺,看到城市内冒出的火光,蟾婆已经坐不住,她説道“鼠魔已经抢先了,我们还等什么?”

“俩位少安毋躁”董书生摇摇扇子,“我们此行是要找出幕后黑手,现在动手只怕打草惊蛇。”

“只是这样等待实在太过气闷。”蟾婆説道

“不如先找diǎnxiǎo乐子。”蟾公説道

“蟾公有什么主意?”董书生问道

“着火的那个城区,反正也已破破烂烂,我们用秘制毒虫汾虫投在那里,不需几日,那里的麻瓜就自然死的一干二净。”蟾公説道

“偶,什么虫子有这样的杀伤力?”董书生问道"

呵呵”蟾公一笑“这汾虫形如蚊子,携带剧毒,繁殖能力极强,令人防不胜防,而且火器等物,无法应付。”

“绝妙!”董书生笑道

“绝妙个屁!”蟾婆説道“汾虫将麻瓜全部扫净,我们还有什么乐趣?”

“倒是忽略了这一diǎn”蟾公摇摇头“有了,我们布出浓雾,将那城区笼罩,在浓雾中慢慢屠杀,神不知鬼不觉,岂不痛快。”

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今晚动手!”蟾婆説道

到了傍晚时分,蟾公蟾婆俩妖邪催动自己的蟾蜍张开大嘴,吐出雾气,浓浓的雾从山上向山下滚落,灌进城市之中,将整个城区笼罩的白茫茫一片

“哈哈哈哈!”蟾公笑道“在这目光不出十米的雾气中,麻瓜们只怕到死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董书生摇摇扇子“多亏俩位想出这么绝妙的主意,我们才能有这般乐趣。既然如此,何必再耽误良辰美景。”

“説的极是。”蟾婆説完,骑着蟾蜍跳进了浓雾。

仿佛听到了很多人的惊恐绝望之声,陈一东从昏厥中醒来,已经躺在饭店的床头,xiǎo恐龙正用它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守着他它看到陈一东醒来,立刻胜利般地发出叫声:"好诶!"

"板娘呢"陈一东挣扎着疲惫的身躯

"她看你昏迷不醒帮你出去找药了"xiǎo恐龙説道

"什么"陈一东紧张的想起来,背上的伤又疼了起来

"不要着急,她已经回来了偶"xiǎo恐龙搔搔鼻子説道"你怎么了,看你脸色发青,神色吓人"

“鼠魔的口腔中藏有剧毒……”陈一东咳嗽道

"毒?好可怕"xiǎo恐龙惊叫着。

"它们只是冰山一角四界还在按兵不动,一旦齐齐出动,恐怕……"陈一东説着。

板娘刚好出现在门口,陈一东説的几句话也都没逃出她的耳朵。但她什么也不説,只説"别想那么多了才刚打完解毒血清,要多休息"

"放心,我是鬼人,一晚上就能恢复如初"陈一东説着

"那才要好好休息到天亮还很长我和xiǎo恐龙还需要一个可靠的庇护"板娘抢道。

吉林白斑医院
广东宫颈炎方法
吉林哪家治白癜风
江苏男科前列腺炎治疗医院
潍坊治疗牛皮癣哪家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